澳华财经在线:首页  >  澳中连线 > 澳中名人堂  >  王理宗
王理宗: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 做企业成长推动者
2016-06-17 19:51:38     来源:南方日报    
商会作为社会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日益成为推动我省加快转型升级、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服务载体和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在充满创新活力...
商会作为社会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日益成为推动我省加快转型升级、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服务载体和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在充满创新活力的深圳特区,就活跃着这么一支以助力科技进步、推动企业发展、满足会员需求为己任的商会组织——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从1999年成立以来,他们创出了多个“全国第一”:第一个从靠会费生存变为靠增值服务生存的社会组织,第一个以商会名义建立产业转移园的社团,第一个在国外设立办事联络机构的商会,第一个以商会名义在中央电视台开办企业家对话栏目,第一个以商会名义发起成立科技创投基金的社会组织……
 
    7月16日,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林雄到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调研时,对该商会大胆改革,创建学习型、服务型、创新型商会组织,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可持续发展新路子给予高度肯定。
 
    与此同时,我省也在创新社会组织建设管理,特别需要一批相对独立而专业的民间性组织力量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解决现实问题。在去年底省委省政府转发的《省社工委关于构建枢纽型组织体系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要构建具有广东特色的枢纽型组织体系,2014年初步形成枢纽型组织体系。
 
    在这样的背景下,解剖好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这只“麻雀”,对于下一步如何扶持我省枢纽型组织带领其他社会组织共同发展,鼓励枢纽型组织承接政府有关部门职能转移,无疑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谈及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不得不提其“灵魂人物”——商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王理宗。
 
    1999年,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聚集数百家粤港澳科技企业而成立,到2003年前基本是传统的维持生存模式。十年前,在区团委工作的王理宗自愿来到商会,从此带领商会开始了一系列改革创新。如今,商会会员企业已达6000多家,涵盖电子、通讯、新能源、新材料、光电一体化、机电一体化、精细化工、生物医药、先进制造业及科技服务业等领域。其中包括创维、海王、腾讯、三诺等海内外科技上市公司120多家,还有一大批国内及省内行业龙头企业,累计年产值超过万亿元人民币。
 
    在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福华一路的国际商会大厦的办公室,王理宗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的专访。
 
    帮会员企业解决“管理荒”“钱荒”“技术荒”“劳工荒”
 
    初到商会的人会发现,高科商会有着与其他商会诸多不同之处:执行会长不是退休兼职而是年轻专职;工作人员全部是专职且具有本科以上学历;团队年龄均是70、80后;工资福利待遇高于其他社会组织……
 
    王理宗说,从一开始,高科商会的角色定位就不满足于仅是联系企业作为桥梁纽带的服务者,而是企业成长壮大的推动者、指导者和引领者。
 
    初创时期,为满足广大民营企业对管理知识的渴望,商会开展了各种大型活动,为会员传递专业信息、交流发展经验,解决“管理荒”。十余年来,商会共举办各类国际全国论坛、招商推介、文化宣传等活动800多场,参加企业家近十万人次。从2011年开始,商会每年组织一批企业家到牛津、剑桥、悉尼、斯坦福、哈佛等10所国际顶尖大学进行专业管理培训,拓展其国际视野。
 
    “钱荒”也是民营企业普遍面临的难题。对此,商会指导会员之间进行信用互助和资金拆借,实施“无质押互助融资”,目前已成功为近百家企业融通资金约250亿元,并直接推动20多家企业在境内外上市;发起多家创投基金成立,累计资金规模逾25亿元,开创中国商会协会设立基金的先河。
 
    针对珠三角企业出现的“民工荒”,企业急于“走出去”但势单力薄,商会又开创以商会为“雁头”、企业为“雁体”的“雁群投资模式”,为企业向外发展提供支持平台。王理宗将此形容为“闯关东、走西口、下江南、出海口、挺进中原”,走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2006年分别在河源和成都建立了“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工业园”,总投资30亿元,创造约4万个就业机会。
 
    近年来广东大力推进高新技术产业发展,面对随之而出现的“技术荒”,商会与100多家地市级政府、300多名专家学者、80多个海外商协会建立了长效沟通机制,并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合作,形成“技术联盟”;同时,又与多个世界先进技术国保持密切技术互动和交流,将德国节能环保技术、韩国IT技术、美国信息技术和日本精密技术及电子技术广泛引进并应用于会员企业,取得良好效益。
 
    “现在已经是全球经济一体化时代,对于企业来说,战略要全球化制定,资源要全球化配置,利益是全球化分配,市场在全球化布局,人才在全球化流动。因此对企业家各方面的素质要求非常高。”王理宗说,“战略定成本、管理负盈亏。”商会正是要通过战略引领,推动会员企业不断创新,助力广东产业转型升级。
 
    创建商会基金获取投资回报,实现商会自给自强
 
    在帮助会员企业转型升级的同时,高科商会也在不断完成自身的转型升级。
 
    不同于传统商会依赖于政府补贴和向会员企业收取会费维持存续和运转的模式,广东高科商会自2003年起转变发展方式。
 
    坚持不依赖政府、不依赖企业的宗旨:一方面不强制向企业收取会费,企业不论大小缴纳会费全凭自愿;另一方面,创新发展理念,保持市场化生存的独立品格,相继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为企业创造新利润价值。
 
    王理宗介绍,商会创建了“中科汇商创业投资基金”、“中科汇富创业投资基金”、“厚生新兴产业投资中心”三只商会基金,通过购买中小企业股权并帮助其上市后在二级市场转让股权获取投资回报,获利企业将收益的1%回赠给商会,商会以搭建产业金融合作平台实现生存、发展与壮大,最终实现商会的自主、自治、自给、自强。
 
    此外,与大多数商会将自身定位于政府和企业沟通的中介、桥梁纽带不同,高科商会坚持把商会办成抚养企业成长的大家庭,会员不分贵贱、资产不论多寡,都是平等弟兄,帮助企业解决“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为好企业锦上添花,为困难企业雪中送炭,对成长性企业扶上马再送一程,对濒临破产的企业不离不弃,成为会员企业的精神支柱。
 
    王理宗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商会成员企业深圳华箔行科技有限公司,在历经8年成功成为行业龙头之后,因投资失误一夜之间濒临破产,商会不仅倾力为其解决债务纠纷,而且动员多家企业为其提供生意和资金,最终帮助其实现二次创业,再次成功创富。该公司董事长动情地说,参加了高科商会才真正找到了“家”。
 
    十年来,上千个产值百万元的中小科技企业在“家”中成长壮大为产值十亿乃至百亿元的大企业;十年前在行业中默默无闻的9家副会长企业,如今已有诺普信、杰顺科技、三诺数码等8家发展成为中国行业龙头老大。
 
    王理宗说,商会、协会本身就是社会管理和社会建设的重要主体。商会、协会在工商经济领域代表着一个商群的利益诉求,可以为政府获求民意扩大信息来源渠道,提高信息效率,也有利于降低政府制定相关工商业政策的成本,提高行政效率和公平,平衡社会利益,缓解社会矛盾,有助于政府职能转变,推动以服务为导向的现代服务型政府的建设。
 
    “希望政府能够以当年发展民营经济的胆识和气魄,以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高度和力度,认识社会组织在丰富繁荣市场、优化文化、推动社会建设的价值,认识到社会组织自身是一个重大经济体和解决就业的重要途径,采取多种手段和路径,推动社会组织的发展。”王理宗说。
 
    对话▶▷
 
    商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王理宗:
 
    高科商会最难的是人才队伍建设
 
    记者:高科商会不强制向企业收取会费,会员缴纳会费全凭自愿,这一点相对其他商协会来说确实是比较少见的。那么商会如何确保自身的发展?
 
    王理宗:我们坚持的是市场化、国际化的发展道路。我们不靠政府,不简单的靠企业家的会费和赞助,而是通过资源配置来实现增值服务。不是说我做一件事你就给我钱,不是通过等价产品服务交换来获取生存机会,而是通过我们的教育、资源共享、战略引导,来推动企业增值,让企业觉得你能体现单体企业不能实现的价值。通过会员企业的发展壮大,商会也得以壮大。
 
    记者:现在很多人对商会还停留在“桥梁纽带”的传统思维,没有看到它在经济建设、社会建设等方面的主体地位。您认为商会作为民间社会组织,怎么实现规范、可持续发展?
 
    王理宗:商会是商业群体的代言人,民间力量的组织者,自然也在企业与政府、行业与行业的利益对话中肩负着“桥梁纽带”的作用,但不应该仅仅停留在“桥梁纽带”。我认为在保持商会组织的非营利性、民间性、服务性的同时,要促进和保持其独立性、自由性和开放性,要借鉴国际商会组织的运作特点,充分保证会员利益和公众利益最大化,尤其是如何在非盈利性和市场化中间找到平衡点,是商会能否具有活力的关键。
 
    记者:现在政府也在创新社会组织建设管理,推动政府职能转变,而商会、协会就有承接政府职能转移的功能,被人们所期待。但也有人担心,会不会陷入“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怪圈?
 
    王理宗:实事求是地讲,现在的政府确实承担了很多本该由社会组织所承担的职能,甚至还承担了部分企业自身应该做的事情。政府应该花更多的精力在社会稳定、治安管理和福利保障等宏观层面,而不是微观层面的工作。作为商会协会的优势,一个是比较专业,了解所在行业,另一个是信息非常全面,也更清楚企业诉求。
 
    至于说“一放就乱,一管就死”,我认为“放”肯定会“乱”,但“乱”不是结果,而是过程,任何人都不能违背这种规律。要允许竞争,但交给市场自生自灭,谁提供的服务好,更有社会公信力,更有权威度,得到社会的尊重,谁就活下去。
 
    记者:您认为目前我国商会、协会的生存现状存在哪些主要问题?
 
    王理宗:商会、协会面临的最首要问题是社会地位、经济地位、政治地位不高。因为收入普遍不高,在那种“点头哈腰”的生存状态下,很容易导致受重视程度不高,发展空间不大。很多商会对自身的发展没有清晰的认识,缺乏长远的战略设计和打持久战的准备,迷失在短期生存的挣扎之中,透支了信用和长远利益。此外还有政府在政策上对商会的资源支持不够,如财政、税收、土地、人才政策的扶持力度不够,社会舆论对商会、协会关注度不足等。
 
    记者:对于高科商会来说,目前发展主要面临哪些挑战?
 
    王理宗:最难的是人才队伍建设。商会人员要为企业提供高质量的服务指导,就需要有高素质的工作团队,但经费有限又如何留住人才、激励人才?
 
    从2010年开始,高科商会就不定期委派商会工作人员赴国外著名大学进行为期6个月至2年的业务培训学习,就是为了培养和储备复合型人才,保证商会可持续发展。
 
    此外,作为社会组织,商会自身也要转型升级,如何适应新时代社会和社会结构的变化,随着新的社会问题产生,社会服务模式如何适应潮流,如何进一步优化服务体系、优化服务模式等。(南方日报)
 

Tags:王理宗

郑重声明:本网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读者评论
每周|每月热门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About Us) 使用协议(Conditions of Use) 合作伙伴(Partners) 广告合作(Advertising) 联系我们(Contact us) 诚聘英才(Join us) 帮助中心(Help) 征稿启事(Contributions Wanted)

声明:除非特别说明,本网站有关股票价格数据均为交易日收盘价格。本网站并不保证相关股票数据的准确性。

Copyright acbnews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澳华财经在线》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ACB News 《澳华财经在线》”。
Email:acbnews@acbnewsonline.com.au